简体中文  /  English

拳迷心声

联系我们

  • 手机:+86 133-9176-6673
  • 电话:00852-60628819
  • E-mail:abc5998@126.com
  • 地址:长沙市雨花区万家丽路中路三段唐湘国际电器城8C栋5楼503号
当前位置:首页 > 拳迷心声 >

从“风格决定比赛”谈开去 ——(一)“金童”奥斯卡.德.拉.霍亚

发布:2017-12-21 10:22       来源:未知       作者:管理员       阅读:

   “风格决定比赛”(stylemakesthefight)与“速度决定胜负”(speedkills)一直以来都被职业拳坛奉为不变的拳击法则。后一条很好理解,但说到“风格决定比赛”,那么究竟何为“风格”,又如何“决定比赛”?这是笔者今天在本文中要和大家讨论的。许多拳击评论员在谈到拳手的“风格”时,总是会提到“feature”,即“特点”一词,因此,我们可以简单地将拳手的“风格”理解为“特点”,或干脆将“特点”≈“优缺点”。那么,接下来就很好理解了,拳手是人,而不是机器,因此总会有不同的特点,总会有长处与短处。撇开实力碾压的情况不谈,若是双方在同一水平线上,风格能决定的东西就很多了。在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时,自己的长处能否得到发挥,自己的短处是否刚好被对方所针对,决定了在拳台上到底是你克制对方,还是被对方所克制。风格,便是这样决定比赛的。
  
  在职业拳坛,“风格决定比赛”的例子比比皆是,而最典型的莫过于“糖块”莫斯利两胜“金童”霍亚,“毒蛇”弗雷斯特两胜“糖块”莫斯利,“狂人”马约加两胜“毒蛇”弗雷斯特,而最后马约加却又分别被霍亚和莫斯利TKO。如此复杂的一个循环,向我们揭示了拳击并非简单地比大小,风格相克占了很大比重这样一个职业拳击的魅力所在。当然,这其中固然存在拳手状态的因素,比如后期发福的马约加早已被香烟和大麻弄垮了身体,但相信即使是同在巅峰期,马约加在遭遇霍亚和莫斯利时,也不会有太大的胜算。
  
  文章若是只到这里,未免略显笼统,下面笔者将从四小天王时期——后梅帕时代选取几位典型的拳手加以剖析,以进一步说明。
  
  “金童”奥斯卡.德.拉.霍亚
  
  若是作为“拳迷”一定要“迷”某一位拳手的话,霍亚算是笔者“迷”的第一位。与其温文尔雅的外貌所表现出的不同,拳台上的金童技术精湛,组合拳凶狠,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霍亚有一手犀利的前手刺拳和左勾拳。在笔者看来,是否拥有良好的刺拳技术是判断一个拳手基本功是否扎实的重要标准之一。


  在当今拳坛,我们更多看到的是近身死磕或重拳互抡,许多新生代拳手都已忽略了刺拳这一技术的重要性。所幸当年的金童向我们展示了其精湛的刺拳。HBO的资深评论员拉里.莫琴特曾经这样评价过霍亚:“奥斯卡的刺拳是我所认识的当代拳手中最棒的。”能得到老莫琴特的如此赞美,证明霍亚的刺拳确实相当了得。
  首先,霍亚的刺拳出拳动作相当规范,而且在击出前手刺拳的同时,后手始终注意保护住自己的下颌。这一点是一出刺拳后手就离开防守位置的阿米尔.卡汗所远远不及的(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回顾一下卡汗是如何被加西亚的左勾拳击倒的)。其次,霍亚的刺拳发力充分,从腹部用力,送肩,到前手击出刺拳,一气呵成,动作协调。这样发力充分的刺拳其实绝非试探或佯攻,而是具有相当的杀伤力的。这里要提到的反面教材则是当年在二番战(一番战双方头部相撞,比赛无结果)被马约加击倒的“六头鸟”刘易斯,他可能是笔者见过的所有拳手中在比赛时运用刺拳最多的一个,但可惜的是他的刺拳更多的像是伸出前臂的一个习惯性动作而已,虽出击频繁,但毫无杀伤力,与霍亚的凶狠刺拳相去甚远。
  记得当年在看“六头鸟”的比赛时,解说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刘易斯频繁的使用右手刺拳(左撇子),但可能并不是为了打伤对手,更多的只是试探进攻。”而实际上“六头鸟”那略显滑稽的刺拳别说打伤对手,根本连试探和干扰的作用都起不到。在这样毫无威慑力甚至毫无干扰力的刺拳面前,马约加充分发挥了其“野拳”本色,长驱直入,最后用左右手直拳KO了对手。而反观霍亚的刺拳,在对抗梅威瑟的时候为其争取了主动。
  根据梅威瑟防守时的站姿特点,左手刺拳是对抗其提肩防守的最好手段。而事实也证明如此,比赛中,霍亚的刺拳一度让梅威瑟相当难受,直到比赛中后段,衰退的金童体力下降,最后才以微弱的点数劣势惜败给了对手。这里,我们对比赛的胜负不做评判,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如果霍亚不是有这么一手出色的刺拳,最后的比分差距肯定会更悬殊。而在与阿图罗.加蒂的比赛中,霍亚首回合就用组合拳KD了对手。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比赛开始的前几秒钟,HBO的拉里.莫琴特是这样预测的:“The first thing to look for in this fight is whether Gatti can deal with Oscar.De.La.Hoya's excellent jab. If he can't deal with the jab, it will be short and bloody.”(这场比赛中首先要关注的就是加蒂是否能应付奥斯卡.德.拉.霍亚出色的刺拳,如果他不能,这将是一场血腥并很快结束的比赛。)而HBO的吉姆.莱普利接着这样说道:“Five years ago, when Oscar.De.La.Hoya first fought Julio Cesar Chavez here in Las vegas, he cut him in the first 30 seconds of the fight with the jab. No one at the ringside will be tremendously shock, if De.La.Hoya cut Gatti in the first round.”(五年前,当德.拉.霍亚在拉斯维加斯这里首次对战胡里奥.凯撒.查维兹时,霍亚在比赛的前30秒就用刺拳将查维兹的脸上打开了口子。如果霍亚在第一回合就把加蒂的脸打破,拳台边的各位想必都不会特别吃惊的。)回到霍亚vs加蒂的比赛中,虽然首回合霍亚最后是凭借组合拳击倒了加蒂,但在其发动组合拳之前,霍亚一共连续4记刺拳结结实实地命中了加蒂的头部,被刺拳击中的加蒂一时间有些愣神,在这样的情况下,霍亚抓住了时机,最后用组合拳击倒了加蒂,并真的如HBO的评论员所说,在加蒂的脸上添了一道狰狞的伤口。而在1996年霍亚与查维兹的一番战中,霍亚在距离第一回合结束前的1分57秒(因此并非是前30秒,莱普利记错了)用一记刺拳将查维兹的左眼打开了一个相当长的伤口,后者在其职业生涯之前的99场比赛中唯一的一次脸部出血是在其当年的第二场比赛中发生的,但那道伤口是一次头部撞击导致的。因此,墨西哥传奇查维兹的前100场比赛中,唯一一次脸部被打开口子就是拜霍亚所赐,而且用的还是刺拳。由此可见,金童的刺拳威力相当惊人。
  
  如果说犀利的刺拳为霍亚的进攻打开了门路,那么左勾拳就是霍亚的杀手锏。倒在霍亚左勾拳下的对手太多了。1998年,霍亚vs查维兹二番战第8回合结束前终结查维兹的那套组合拳第一拳命中的就是左勾拳。2000年,霍亚vs德玛库斯.考雷,霍亚左勾拳在第7回合命中考雷肝部并以此KO了对手,而考雷在之后的2004年与梅威瑟激战了整整12个回合。2002年,霍亚vs瓦加斯,在第11回合TKO对手之前,霍亚第一次击倒瓦加斯,用的也是左勾拳。可以说,霍亚左勾拳的威力甚至大过了自己的后手重拳。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霍亚强在他的前手刺拳和勾拳,弱也恰恰弱在过分依赖前手,特别是过分依赖前手勾拳。相对于前手拳,霍亚缺乏能够一锤定音的后手拳实力。在2001年与加蒂的比赛中,吉姆.莱普利曾这样介绍道:“老梅威瑟承诺他将把霍亚的后手拳训练成另一项更为强大的武器。”这句话其实也从侧面说明了霍亚本身后手拳的薄弱。而阿鲁姆作为霍亚最初的推广人,是最了解霍亚的人之一。在2008年霍亚vs帕奎奥之前,阿鲁姆在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说过:“金童总是过分依赖他的左手,因此他在对阵左撇子时总会遇到麻烦,比如当年打维塔克时他就很艰难。而且他害怕速度快的对手,帕奎奥这样一个快速的左撇子,他应付不了。”作为最了解的霍亚的人之一,阿鲁姆的话暴露了霍亚的两个缺点:1、过分依赖左手拳,后手拳相对薄弱;2、难以应对速度更快的对手。


  为何一个传统右势拳手的前手拳在遇到左势拳手时,发挥不了太大作用?其实更确切地说,是左势vs右势时,双方的前手拳都被限制了,因为双方的前手正对着前手,此时无论是前手刺拳还是前手勾拳,都正对着对方的防守面,因此很难直接命中。而另一方面,左势vs右势时,从原先的后手正对前手,变成了双方的后手互相正对着,双方的后手重拳正对彼此的进攻面,同时也是防守薄弱面。因此在正、反架拳手之争中,后手拳,特别是后手直拳的作用被无限放大,而霍亚恰恰是一个依赖前手,而缺乏后手实力的拳手。至于霍亚怕速度快的对手,就不得不提到老对手莫斯利。在双方的一番战中,霍亚无论是速度还是节奏上总比莫斯利慢了一拍,吃尽了速度上的亏。而在第一回合结束后的局间休息时,霍亚的教练告诫霍亚:“别老想着憋重拳,注意速度和节奏,多用刺拳。”教练这么说的原因就是霍亚在速度和节奏上被莫斯利压制了。


  事实上,当霍亚在还是个业余拳手时就曾经败给过莫斯利。金童的业余战绩为骄人的223胜5负,而其中一负就是莫斯利留下的。之后在职业比赛中,霍亚又再次两负于莫斯利,究竟是命中注定,还是风格相克?此外,如果要说霍亚还有什么别的缺点,那应该就是体能问题了。许多人在看霍亚职业生涯末期的比赛时总会觉得霍亚的体能到了比赛中后段会出现问题,但实际上体能方面的短板早在2000年以前就有所显现了。


  霍亚真正意义上的巅峰期其实很短暂,笔者一般把它定义在1996~1998年。1997年霍亚共打了5场比赛,是体能上的巅峰期。但从1999年开始,金童的体能就开始出现了问题,老拳迷应该仍然记得霍亚vs夸特的那场大战,一直到第12回合前,夸特都在点数上领先。然而就在最后一回合,霍亚抓住一次机会把对手逼至围绳边并用组合拳猛烈进攻,但因为霍亚体力方面的透支,夸特却从那场暴风骤雨般的组合拳下奇迹般地生还了下来。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从那时开始,霍亚在比赛的中后段开始出现放下高抱架防守,松开两臂,来回蹦蹦跳跳的习惯,表面上显得很是轻松。但实际上,这就是金童体力透支的表现,他想通过这种方式回避与对手的高强度对抗,借此恢复体力。然而很快,金童就为自己体力方面的不足付出了代价。


  1999年,霍亚vs特立尼达德,虽然提托的左勾拳比金童更加霸道,并且有一手在147磅摧枯拉朽的后手重拳,但金童凭借其更快的速度和更细腻的技术始终在点数上领先。可惜到最后几回合,霍亚的体能出现透支,不得不采用游走战术,最后因过于消极,输在了积分卡的最后几回合,尝到了职业生涯的首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舍身报国 —— 记中国第一代奥运拳手